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5萬億元市場:體育產業的春天到了?

                所屬分類:行業資訊 作者:人造草坪廠家 時間:2015-04-13 瀏覽量:179
                原標題:5萬億元市場:體育產業的春天到了?

                我國體育產業發展前景廣闊,但需要堅定的改革信心。(制圖張海寧)
                  《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賦予了中國體育產業巨大的想象空間:到2025年中國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5萬億元,儼然成為推動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力量。
                  忙碌已成為北京合力萬盛國際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王輝最正常的狀態,因為近期考察的體育項目太多。
                  “南征北戰”的不僅是投資人,包括體育行業內的專家、管理者也是如此,學習、交流、規劃布局成為后兩者的核心內容。
                  “從46號文開始的體育產業政策已催熱全國地方體育局、投資者對體育產業的思考、關注。”王輝說。
                  目前已有19個省市制定了加快發展體育產業的實施意見,26個省市制定了體育產業發展規劃或將體育產業納入了當地社會經濟發展規劃,11個省市成立了省級體育產業協會或產業集團。一場體育產業的掘金盛宴似乎已經開始。
                  王輝口中的“46號文”是指去年10月20日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國務院2014年第46號文件),46號文件的發布推動了民間對于體育產業的投資熱情。
                  體育是朝陽產業
                  46號文件的發布之所以備受關注,首先其是一次“高規格”發布。“該文件是去年初,國務院向國內外經濟機構、經濟學家來咨詢,面對中國經濟下行的局面,還有哪些行業未來不會過剩。最后出乎國務院領導意料之外,大家共同地提到了體育產業。”參與起草該文件的一位專家表示。
                  最終,由發改委牽頭,國家體育總局配合成立了調研與起草文件班子,人員包括發改委社會司、體育總局經濟司以及一些長期研究體育產業的學者。
                  46號文件出臺背后是基于全國6個省市的實地調研、3個專題報告以及25個國家的體育發展情況調研,最后經過反復論證、修改討論后,才在去年10月發布。
                  “與其他產業發展一樣,體育產業發展一定不只是體育部門的事,這種‘高規格’對于投資者是一種巨大的信心,這不僅是產業本身成長發展的問題,也是經濟結構轉型下必然的發展趨勢。”王輝認為。
                  46號文件提出,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體育產業,設立由社會資本籌資的體育產業投資基金;對經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的體育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落實企業從事文化體育業按3%的稅率計征營業稅;加快推動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
                  46號文件賦予了中國體育產業巨大的想象空間:到2025年,中國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5萬億元,儼然成為推動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力量。
                  “目前,中國體育消費是歐美的1/30,未來10年,到2025年,我國的體育產業總規模達到5萬億元,前5年按15%增速來推動,后5年按10%增速來推動。”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鮑明曉稱。
                  而業界有關人士認為,5萬億元只是一個保守估算。近日,在南京舉行的一個體育產業論壇上,相關研究學者表示,中國體育產業到2025年達到5萬億元規模并不算多,在前提是“如果有可能做得更好”的情況下,甚至可能超過5萬億元,達到10萬億元。
                  這種預測背后的邏輯有兩點:一是到2025年,中國的GDP至少達到120萬億元時,健康產業到2020年就將達25萬億元, 5萬億元的體育產業與健康產業之間還是存在著失衡。
                  二是在“互聯網+”的時代,如用移動互聯網把社會體育愛好者聯絡到一起,用APP移動客戶端把潛在的健身運動人口調動起來,用互聯網來改造傳統的體育產業前景廣闊,如此,5萬億元只是一個“底線”。
                  體育產業將成為中國新的GDP增長點,這其中充滿了機遇。體育產業覆蓋領域廣泛,包括體育健身、體育競賽、體育用品、體育表演、體育傳媒等,其中健身娛樂的拉動力最高。
                  各地熱情高漲
                  46號文件的出臺為體育產業搭建了有遠大前景的頂層設計,但體育產業光有一個頂層設計還不夠,還需要中層設計和基層設計相配套,體育產業的商機在于頂層設計、中層傳導和基層落實的聯動。
                  體育產業自身發展中有兩個核心要素:一是“轉播權”,二是“深化體制改革”。這兩點的改革方向在今年出臺的相關文件中已有明確,市場化程度最高的第一大體育項目足球的體制改革則已啟動。
                  在頂層設計與相關政策的力推下,地方體育管理層也開始了“行動”。目前已有19個省市制定了加快發展體育產業的實施意見,26個省市制定了體育產業發展規劃或將體育產業納入了當地社會經濟發展規劃,11個省市成立了省級體育產業協會或產業集團。
                  比如北京,近期就召開了北京市體育產業和體育市場管理工作會議,會議要求,要抓緊研究制定《北京市人民政府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實施意見》和《北京市冬季體育項目產業發展規劃(2015——2022年)》;積極引入社會資本,推動體育產業發展。
                  不僅如此,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三地體育部門已簽署《京津冀體育產業協同發展議定書》。根據議定書合作內容,三地將在共同打造體育服務業重點項目、聯合申報國家級區域體育產業重點示范項目、成立京津冀體育產業協會、聯合申辦和承辦高水平體育賽事活動、促進體育用品制造業發展、建立京津冀體育產業工作聯席會議制度6個方面展開合作,共同推動京津冀體育產業互補發展、聯動發展。
                  長三角地區也不“示弱”,則發布了《體育藍皮書·長三角地區體育產業發展報告》,相關數據顯示,上海、江蘇、浙江三省市的體育產業增加值總量已破千億元,目前占全國體育產業增加值比重超過30%。
                  江蘇2013年體育產業增加值為626.11億元,浙江2012年體育產業增加值達到279.29億元,上海2011年體育產業增加值為112.42億元,三省市體育產業GDP占比近年來一直呈上升趨勢。
                  珠三角雖沒有“聯合行動”,但該地區一直是中國體育產業最為活躍的地區之一,其不僅是中國體育產業中占據70%比重的體育服務業的重要生產之地,如體育用品,而且也是投資“體育內容產業”熱度較高的地區,尤其是對三大球類運動足球、籃球、網球,珠三角民營企業的參與度很深入,在高峰時期,單是籃球俱樂部就有近10家企業民營參與。
                  管理者應向服務市場轉型
                  “整體而言,可以說是全國各地區都很關注,我們不能說,哪個地方好,但投資者比較關注的是,當地的消費如何?地理環境如何?基礎設施如何?就我們所接觸的項目中,一個現實問題是大家熱情很高,但究竟怎么做,還不是很清晰,大家都需要改變,管理者也需要轉變思維模式。”王輝表示。
                  用鮑明曉的話說:“過去發展體育,政府獨輪驅動,未來改成四輪驅動,政府、社會、市場、公民一起推動體育發展,這叫改變機制。”
                  事實上,筆者在梳理一些地區加快體育產業市場化發展的相關措施時,發現相關提法中除了因地制宜發展體育產業,打造一批符合市場規律、具有市場競爭力的體育產業基地外,大力發展運動醫學和康復醫學,引導發展戶外營地等措施同樣也是核心內容。
                  這些改革發展措施的背后無疑透露著兩個信號,一是體育產業本身未來會發生變化,二是體育產業與其他產業的黏稠度會越來越密切。
                  體育產業在國外是作為生活方式產業的一部分,生活方式產業就是體育產業必須要和相關行業融合發展,比如,體育產業與健康醫療、衛生養老、旅游業關聯度都很高,適合融合發展;再如,歐美休閑度假旅游產品中50%的內容是體育內容,中國旅游業要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行業,勢必要從觀光游向休閑度假游轉型,而在轉型過程中,體育產業應該參與其中。
                  所有這些都需要打破現在體育系統相對封閉的概念,此外,無論國家體育總局還是地方政府相關部門也要從圍繞幾個賽事轉向圍繞老百姓參與體育需求、觀賞性體育需求轉變。
                  ““無論是管理者自上而下的改革,還是消費者自下而上的需求,無論是5萬億元市場規模的實現,還是沖擊10萬億元市場,都需要所有參與者有突破與變革的準備與決心,才能夠實現這一切。”王輝認為。”
                  體育產業要與其他商業融合
                  國家體育總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07年全國體育及相關產業各領域增加值的構成為:體育用品、服裝鞋帽制造和銷售所占比重達到70.985%,而體育組織管理活動、場館管理活動只有8.88%,體育培訓和中介更是少得可憐,兩項加一起只有0.87%。
                  但近年來,這種結構失衡問題已經逐漸改變。而從上市公司的財報來分析的話,體育服務業比重偏低的狀態也已有所變化。
                  以體育概念股中體產業為例,其大股東是國家體育總局體育基金管理中心。在2009年年報中,中體產業來自房地產的收入約為7.28億元,體育賽事收入和健身服務收入之和只有0.9億元。
                  但其去年年報顯示,體育相關業務營收6.18億元,體育相關業務營收占比首次過半,標志著該公司自1998年成立以來,實現了回歸體育產業的目標。
                  而號稱幾百億元、上千億元的足球產業也發生了改變,以前足球產業更多的是地產商的“游戲”,或為品牌營銷,或為“政治資源”。據筆者不完全統計,中超16支球隊的投資方中,超過10家以房地產為主營業務,其余的也都涉足房地產領域。
                  而第二大球籃球產業,17家CBA俱樂部背后的經營方,包括房地產企業、鋼鐵企業、銀行和白酒企業等,其中房地產背景或與房地產相關的企業占到1/3,知名的有新疆廣匯、廣東宏遠等。
                  “這首先是機制的問題,市場化程度最高的足球產業多年的發展已說明這些問題。不過,體育產業還是有前景的。”有體育產業投資者認為。
                  但不久前,《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臺,給投資者注入了信心,足球運動將更多地去行政化,回歸市場本身。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表示:“我們對這個行業不夠熟悉,但很感興趣。”投資者認為,體育和其他商業內容的結合是目前比較熱的投資方向,比如教育、服務、活動等。
                  “我們剛剛投資了一個兒童滑雪學校,希望做國內最大的獨立滑雪教學機構,也拿到了瑞士滑雪協會的教學授權。”一位投資者告訴筆者。

                上一篇:國家體育總局:關于印發《2015年群眾體育工作思路和要點》的通知
                下一篇:體育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

                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bt天堂网.www在线资源,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精品一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